《善惡魔法學院》:繼《哈利波特》、《波西傑克森》後,席捲全球的魔幻經典-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目前位置:
  1. 首頁
  2. 新聞列表
  3. 《善惡魔法學院》:繼《哈利波特》、《波西傑克森》後,席捲全球的魔幻經典

《善惡魔法學院》:繼《哈利波特》、《波西傑克森》後,席捲全球的魔幻經典

作者:方言文化 2020-06-23 14:21

文|蘇曼查納尼 

譯|王娟娟、蔡心語、潘美岑

 

善與惡之間不該是公平的競爭嗎?那些想為自己找到美滿結局的反派,究竟上哪兒去了?那些被自身弱點攻擊的英雄故事,怎麼不見蹤影?為什麼一定得是善良的人獲勝?這些故事本該強調公平與正義,但它們看起來並非總是如此……

 

在那原始森林中
有座學院,好壞兼收
雙塔宛如雙子的兩頭
一個純真良善
一個調皮搗蛋
想逃跑的,你必然失敗
唯一的活路是從童話中生還

 

被無盡森林包圍的小鎮戈瓦登,每四年就有兩個孩子遭到綁架、失蹤,即便所有的人搜遍森林也找不到半點線索,這讓全部父母感到恐懼,深怕內心懷疑的飛天魔怪也看上自己小孩。如此令人擔憂與傷心的詛咒,百年來一直壟罩在整個戈瓦登的上空。

 

若干年後人們發現,鎮上書店賣的故事書中,竟描繪著小孩失蹤後的種種情節──同年失蹤的兩人會展開宿命對決……,而如今這次已輪到蘇菲與阿嘉莎了。

 

身為彼此最好的朋友,她們被帶往失蹤孩童的最終去處──善惡魔法學院,一個將小孩訓練成英雄與反派的傳奇之地。然而,當兩人被神祕客送到學院後發現──她們,似乎都被送錯地方,這錯誤也造成兩人深陷迷亂又複雜的命運之中……。

 

一個磅礡的魔幻世界,一次奇詭的驚天陰謀,一場善中有惡、惡中懷善的生死對決,最後結局絕對超乎你的想像,讓你愛不釋手、直呼過癮……。

 

 

《善惡魔法學院》-作者蘇曼查納尼筆訪

 

1. 創作《善惡魔法學院》這部作品時有預設的讀者嗎?有沒有受到什麼書或事件的影響和啟發?

 

SC:我一直想像,最適合「善惡魔法學院」的讀者,將是對被教導的道理有疑問、不願根據事物表面價值做判斷、想從生活中尋求更多(意義)的人──他會想要看破表象,真正接觸我們(人類)為何在此的深層意義……我想這樣的人會是這個故事最好的讀者。出書後,證明我的想像沒錯!

 

至於其他創作靈感,我總是形容「善惡」系列有點童話、有點迪士尼、有點哈利波特,和一點點瑪丹娜演唱會。

 

2. 透過這本以魔法學院為主軸所發展的故事,想要告訴讀者們什麼道理呢?

 

SC:在我筆下的世界裡,善與惡不會像表面所顯示的那樣。我們太習慣相信故事裡的英雄(主角)是好人,反派則是天生該死的邪惡靈魂。我希望讀者能再思考這種太簡化的故事閱讀方式。

 

3.《善惡魔法學院》系列暢銷百萬冊,深受讀者熱愛與迴響,你認為書中哪些元素打動他們?覺得自己的作品和其他的奇幻小說最不一樣的特色是?

 

SC:我想,最重要的元素還是角色能與讀者共鳴,讀者們真的從蘇菲、阿嘉莎、泰卓斯身上看到、學到某些事。同時,因為我們不確定誰才是英雄/反派,而在系列故事中發生許多轉折。所以結果不再是可預見的「好人一定會贏」,反而很多時候,我們甚至不知道誰才是好人!

 

4. 想要告訴青少年朋友們,善是什麼?惡是什麼嗎?你自己的定義是什麼呢?或者應該要拋棄善惡二元對立的看法?

 

SC:對我來說,許多迪士尼童話的問題是觀眾已被告知甲是好人、乙是壞人,我們沒有機會根據角色的所做所為來自己判斷。然而在我的故事裡,你必須仔細觀察角色採取的行動,唯有如此,你才能假設他們的道德基準──如果你真的相信道德系統。我敢說,在看完故事後,你將視「善與惡」為一道光譜,我們所有人都身處光譜上的某處(而非兩端)。

 

5. 就我們觀察,有影視改編的作品,深受年輕讀者歡迎,不管是因為影視而去找原著閱讀,或是因為喜歡原著文字再去追影視作品,我們可以發現文字和影像之間,常有一種互補性。你怎麼看自己作品中文字和影像的互補性?

 

SC:無論電影拍得多好,都無法取代閱讀文字時的想像體驗。所以我認為的最佳做法,還是先看小說,在自己腦中先有一些想像。然後再看看電影與想像的差別…

 

6. 以及電影版權已售出百萬美金,屆時開拍你心目中最合適主角(蘇菲和阿嘉莎)是哪二位,原因為何?

 

SC:我們還沒開始選角,就快開始了。

 

7.我們讀到《善惡魔法學院》的創作緣起,以及製作人 Jane Startz 促使你把這個故事寫成小說(而非你原本構想的電影劇本)。我們蠻好奇是否還有更多幕後八卦呢?

 

SC:Jane 對於把故事寫成小說的影響真的很大,她讓我看到這個故事遠比一部簡單電影更有潛力。她看到世界背景的規模,以及這個主題和系列的廣度可拓展得多麼龐大。是她給我信心,推動了第一集的成書與出版。現在我們很幸運地,能再把這個故事反向製作成電影,這也是我一開始想像的訴說方式。

 

8. 全球 COVID-19 大流行,造成生活不便與經濟衰退,許多人覺得病毒是惡的,從你的角度怎麼看這次的疫情?

 

SC:這也是一個善與惡的意義受到誤解的實例。病毒本身,就像人類,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如果病毒是邪惡的,那麼人類也是。可以把病毒想成是生命自然而然的一部分,非善非惡;它只是我們所在的世界的一部分(考驗),是我們必需掙扎求生才能走到完美結局的一個關卡。

 

9. 如果可以將青春下定義,你認為青春是什麼?

 

SC:我認為青青的意義非常簡單,對生命的好奇。

 

《善惡魔法學院》書封/方言文化

 

(以上為方言文化發行《善惡魔法學院》作者訪談)

 

延伸閱讀:《捍衛雅各》:記憶中乖巧的兒子,不知何時已經成為一個陌生的存在

 

延伸閱讀:《人骨拼圖》:死亡,能治療孤獨、欲望、恐懼,有時異常殘酷,卻又極端仁慈

 

★ 立即加入「DramaQueen電視迷」LINE好友,給你最豐富即時的歐美影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