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變》:硬派賽博龐克、冷硬偵探故事的完美融合-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碳變》:硬派賽博龐克、冷硬偵探故事的完美融合

作者:避風港文化 2019-04-02

文|理查摩根 (Richard K. Morgan)

譯|李函

 

黎明前兩小時,我坐在廚房中,抽著一根莎拉的香菸,一邊聽著漩渦的聲響,一面等待。米爾斯波特(Millsport)城區早已進入夢鄉,但邊境區(Reach)外,水流依然不斷擊打淺灘;波浪聲傳上岸,飄蕩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有團朦朧的水霧從漩渦中逸散出來,薄紗般地落在城市上頭,使得廚房窗戶也蒙罩了一層霧氣。

 

由於感知到化學警戒,當晚,我第五次盤點武器——它們擺在布滿刮痕的木桌上。莎拉的黑克勒&科赫(Heckler & Koch)爆裂手槍在昏暗燈光中閃爍著黯淡光芒,槍托上裝置彈匣的空間大大敞開。這是刺客專用的武器,小巧、安靜無聲。彈匣放在槍旁。莎拉在每個彈匣上都纏了絕緣膠帶,以分辨不同的彈藥:綠色是麻醉彈,黑色則是蜘蛛毒素彈,大多數彈匣上纏的都是黑膠帶——前晚,她把綠色彈藥都用在雙子座生化合成公司(Gemini Biosys)的保全人員身上了。

 

我自己的裝備就不這麼低調。除了體積巨大的史密斯威森(Smith & Wesson)手槍外,還有剩下的四枚迷幻劑榴彈,榴彈周圍的深紅色細線散發著微弱閃光,彷彿隨時會從金屬彈上飛升,和我的香菸所冒出的裊裊煙霧相互繚繞。改造過的化學物質在煙霧中扭曲飄浮,這是我下午在碼頭那弄來的四式冰毒(tetrameth)所產生的副作用。我沒嗑藥時通常不抽菸,但由於某種原因,四冰(tet)總是會激發菸癮。

 

即便隔著遠處的漩渦巨響,我還是聽到了那個聲音。夜色中傳來的,是螺旋槳葉片快速旋轉的聲響。

 

我捻熄香菸,對自己的處境感到不怎麼樂觀,走進了臥房。莎拉正在沉睡,單薄的床單勾勒出圓滑的身材曲線。一抹黑色長髮遮住了她的臉,手指修長的手掌則靠在床鋪邊緣。當我站著凝視她時,外頭的寧靜夜空卻瞬時被劃破——哈蘭世界(Harlan’s World)的其中一枚軌道衛星,正被射往邊境區測試火力。床上的女子動了一下,撥開遮住視線的髮絲;她水晶般清澈的眼神察覺到我的存在,緊盯著我。

 

《碳變》實體書/避風港文化

 

「你在看什麼?」嗓音中充滿了濃厚的睡意。

 

我露出淺淺的微笑。

 

「別搞這種把戲,告訴我你在看什麼。」

 

「看看而已。我該走了。」

 

她抬起頭,也聽到了直升機的聲響。她臉上的睡意立刻全數消散,隨即在床上坐起身。

 

「東西在哪?」

 

這是軍團裡的笑話。我露出見到老朋友般的微笑,指向房間一隅的箱子。

 

「把我的槍給我。」

 

「是的,女士。黑的還是綠的?」

 

「黑的。那些人渣和保鮮膜做的保險套一樣不可靠。」

 

我在廚房裡為爆裂手槍上膛,看了我自己的武器一眼,接著就置之不理,反倒撿起其中一枚H型榴彈,用另一隻手握住它。我停在臥房門口,比較兩手中的不同武器,彷彿在判斷哪個較重。

 

「妳的假陽具要多增加一些選擇嗎,女士?」

 

莎拉抬起頭,一縷黑色髮絲從前額上垂下。她正把一雙羊毛長襪拉上閃爍著滑嫩光澤的大腿。

 

「你有長槍管,小武。」

 

「尺寸不是……」

 

——我們同時聽到聲響。外頭的走廊傳來兩陣喀啦聲。我們的目光在空中交會,那瞬間,我從對方眼中看到我自己的驚恐——我把上膛的爆裂槍扔給她。當她高舉起一隻手、迅速抓住槍時,臥房的整片牆壁就轟然一聲地崩塌。我被衝擊波炸到牆角,倒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