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追兇500天》/從懸疑驚悚類型劇看見人的孤獨與創傷-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目前位置:
  1. 首頁
  2. 專題列表
  3. 【劇評】《追兇500天》/從懸疑驚悚類型劇看見人的孤獨與創傷

【劇評】《追兇500天》/從懸疑驚悚類型劇看見人的孤獨與創傷

作者:趙佩瑜 2020-09-08 11:56

台灣近期推出許多不同型態的類型劇,目前在 myVideo 播映的迷你影集《追兇500天》(Kill for love),由莫子儀、小薰(黃瀞怡)、程予希、林暉閔等演員共同演出,小薰(黃瀞怡)飾演有殺害丈夫嫌疑的餐廳老闆娘美茹,莫子儀則飾演觀察力驚人的怪咖刑警,在兇殺案追查真實犯人的劇情基底下,結合了驚悚懸疑的元素,實則在故事的抽絲剝繭中,呈現了許多社會幽暗角落的狀態。

 

驚悚類型劇中所營造的冷冽危機氛圍,常常能讓觀眾感覺到劇中人物孤身無援的心境。以女性犯罪心理為出發的《追兇500天》,在看似冷調的畫面氛圍中一步一步推進劇情,但高張力與對比的畫面營造,成功傳達了角色們在平靜外表下,波濤洶湧的內心情緒。

 

劇中無論是奮力追兇的刑警,還是身為最大嫌疑人的女主角美茹,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都能感受到現代人的強烈孤獨感。他們在某種程度上都拒絕與外界有真實的情感連結,選擇只用自己的方式去解決、處理自己面對的困境。

 

《追兇500天》劇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戴著面具的化裝舞會 人群笑容背後的自我孤獨

 

小薰(黃瀞怡)在《追兇500天》中的角色,被塑造成外表溫柔體貼,但內心有如蛇蠍女的嫌犯,她出現的場景,都帶著不安的懸疑感,即時是遊走在不同男子之間的情慾戲,都讓觀眾捏著緊張的情緒,擔心即將發生什麼事件。但看似周旋在最多人之間的她,其實是內心是最孤絕的,她沒有對任何人訴說真正的心事,而是選擇帶著微笑的防備面具,保護她自己想守護的世界。

 

父親亡故、母親失智,她帶著有一個自閉症弟弟,努力在現實冰冷的社會中求生存。而從小被母親家暴的成長經歷,對她來說是根深蒂固的創傷,她從親生母親身上都無法得到疼愛,更無法相信有人能真心愛她,所以在內心深處極度自卑也築起防衛,在對待任何人、尤其是自己的丈夫及情人時,都帶著討好的氣息,但這樣的方式,無論付出或交流的情感,都有著不純粹的目的性,其實讓她將自己的內心逐漸封閉,藏著內心的傷彷若翩翩舞蹈在眾人之間,其實無比吃力也無比孤獨。

 

《追兇500天》劇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交出脆弱不再孤單療傷 讓傷口癒合

 

而莫子儀演出的刑警,明明是代表正義追兇的化身,但這角色竟也是劇中不安氣氛的來源之一。他面對路上的小鳥屍體,可以溫柔的撿拾安葬,說著:「每個屍體都應該得到善終。」

 

但是面對最貼身的親密關係時,他卻穿上刑警的武裝,用幾近粗暴的方式處理最該柔軟相待的伴侶關係。在角色個性的呈現上,他連治療都不想假他人之手,不願將自己放鬆地交給醫生,寧願自己扎針療傷,什麼都寧願自己來的性格,也是將自己推向孤獨的成因。

 

《追兇500天》劇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所以莫子儀飾演的郭小隊長在劇中並非是純然正派的傳統主角性格,而是非常真實人性的刻畫,有缺點有優點,他與女主角在案件中互相對照,慢慢學習著剝掉武裝,不讓自身的孤單繼續成為他人與自己的創傷。

 

迷你影集《追兇500天》用推理懸疑的類型,包裝複雜的人性故事。觀眾在緊張驚悚的劇情走向中,也能碰觸到每個角色的不同面向,感受中其中流動的各種情緒與人性,如同現實生活中的人,每一個你我都是複雜難解的組成,有時學習著交出自己的創傷,才能讓溫暖流進生命之中。

 

《追兇500天》劇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本文為筆者評論,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獨家/程予希《追兇500天》化身女漢子 證明「男生可以的女生也行」

 

延伸閱讀:獨家/在《追兇500天》找出女人的韌性 小薰:別把時間花在不在乎自己的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