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在《追兇500天》找出女人的韌性 小薰:別把時間花在不在乎自己的人身上-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目前位置:
  1. 首頁
  2. 專題列表
  3. 獨家/在《追兇500天》找出女人的韌性 小薰:別把時間花在不在乎自己的人身上

獨家/在《追兇500天》找出女人的韌性 小薰:別把時間花在不在乎自己的人身上

作者:DramaQueen電視迷 2020-09-04 18:18

追兇500天》(Kill for love)裡黃瀞怡(小薰)從飽受家庭暴力的人生低谷一路開掛,但情緒上所出現的爭執、挫折、疑慮、恐懼、衝突都是為了保護身邊的家人(弟弟),她在無法預料心思中,讓觀眾看見角色的悲傷與義無反顧的決絕。小薰因迷你劇《追兇500天》獲得第 55 屆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女主角入圍,曾經被罵過不會演戲的她,近兩年多是挑戰暗黑類型片,今年金穗獎更因《無塵之地》獲得金穗獎最佳女主角。

 

她認為接下了這麼多黑暗面的戲,透過劇本發現原來人性面這麼多的廣與深,「仔細想一想,人本來就因為原生家庭、教育環境這麼不同,一定會造就不同的人。」

 

在看待陰暗層面上,小薰坦承自己某部份是悲觀的,她舉例,交往時覺得總有一天一定會分開,然後就會去問對方:「如果今天分手,你會怎樣?以後我生病你會顧我嗎?變胖了,你會愛我嗎?還是我們不要愛、我們分開好了,我一個人也會好好的。」

 

她認為或許是在感情上有被劈腿的經驗,才產生自我否定,覺得自己沒那麼好。不過相較感情上不安全感,在生活和經濟的安全感卻是非常足夠,也不擔心下一部作品在哪,「我沒什麼理財,但我相信劇本適合的就會來了,不適合的我硬去演也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追兇500天》劇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身為獨生女,習慣默默承擔與背負家庭壓力

 

心裡某一塊的樂觀積極,最大的因素其實也來自於原生家庭。她就形容自己成長過程中,家庭給她的愛是很飽滿的,「我不會感受到什麼愛是最濃厚,因為他們給的愛在我的內心裡從不缺乏,所以無從比較。」

 

說起愛,過世的母親對她是最大的缺憾,比如得獎或入圍的喜悅都無法親自分享,如今只剩跟爸爸相依,她發現他變成了一個小男孩,而自己轉換成媽媽的角色,「覺得是顛倒了,爸爸很黏我,他把對媽媽的愛放在我這邊,很希望我有空就陪他。」

 

身為獨生女,難免背負家庭壓力,小薰習慣默默承擔,但仍覺得是甜蜜的負擔,女人韌性的極限到哪,她先不去預料,而是選擇當下的面對。

 

《追兇500天》劇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進入「黑澀會」曾感受對自我強烈的懷疑與疲乏

 

《追兇500天》正因個性鮮明,使她即使不言不語身處在其他角色中,也激盪出有別以往演出的火花。但這樣的表演並非一蹴可幾,小薰說從小看《還珠格格》時就對自己立下當演員的志願,只是為何最初入行卻是加入「黑澀會妹妹」?她透露因為最初是想去參加綜藝「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當中徵求原住民美少女單元,希望藉此機會可以當進去戲劇圈的跳板,「那時我跟媽媽說我要去徵選,媽媽說,妳長這樣怎麼會上?我就很生氣,偷偷寄履歷。」

 

只是沒想到當時報名人太少所以取消單元,恰好「我愛黑澀會」要籌組黑澀會妹妹,於是找上小薰聊了一個半小時,「那時我都說不要,因為當時我家住在仙島(桃園復興區部落),只看得到三台和民視、公視,沒看過後面的其他台,很怕自己被騙。」

 

當時製作單位與小薰談了許久,媽媽就說「妳就去玩,我看妳也不會玩很久」,結果不滿 18 歲時進了「黑澀會妹妹」,在團體裡待了四年。

 

「進團後因需唱唱跳跳,每週練舞就覺得好累,我肢體不是很協調,所以常產生強烈的自我懷疑。」但小薰想著為了有機會演戲,就繼續撐下去。如今回頭看,當時因節目而受到不少訓練,包括應對進退、面對鏡頭不緊張、如何用玩笑話去轉譯不想說的話,其實收穫不少。

 

《追兇500天》劇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不過她坦言其實自己在拍電影之前,並不太喜歡單獨做專訪,也很怕面對媒體,「怕講錯,講歪也會被罵,所以寧可什麼話都不要說。」但在電影中的表演被肯定有了突破後,她慢慢放下自己的框架,開始很懂得獨自面對以往的恐懼。

 

愛你的人這麼多,不要把時間花在不在乎自己的人身上

 

「當女演員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都是脫下自己的包袱,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要哭、要叫、要跑要喊,更多時候是需要丟掉面子上的問題或面對大家的檢視。」小薰認為自從進入演藝圈,讓她頓時在一夕之間長大了,知道什麼叫做社會、現實和生存。也使得原本愛幻想、天真的雙魚座個性收斂,拍戲之餘她想把更多時間放在想做的事情上,「愛你的人這麼多,不需要把時間花在不在乎自己的人身上。」

 

這回演出《追兇500天》備受肯定,性格塑造一幕幕刺心的真實感,也是矛盾人格的結合,她除了透露自己演戲沒有技巧,全是把自己百分之百投入角色外,另外就是會聽導演的話去演,「因為演員在演戲不會知道自己的狀態和樣子,演戲每個崗位的人一定都有自己專業的地方,所以我很相信導演要的一定是他藍圖裡想要的樣子。」

 

劇中她從家暴家庭中逃離,認識了不同的男人,但每當以為可以在苦難的人生中抓住的最後一塊扶木,卻仍抗拒不了命運的捉弄,最終以殺夫嫌疑犯遭到逮捕。

 

《追兇500天》劇照/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該角色背後所隱藏的原型,其實也是寫實生活裡女性飽受傷痕的特徵,故事中的她因從小受虐到組成家庭被丈夫家暴後,受害與加害著之間的角色皆相互牽連,「最後一場偵訊室的戲,也是劇中最後被逮捕的橋段,我覺得當時把角色壓抑到最頂,說出妳真正感受的那種狀態下,演得相當過癮。」

 

小薰在那場戲哭得令人心酸,劇中角色在演出中每一次佈局與籌謀也都相當牽動著觀眾的心弦。她認為這次演出角色想帶出想法在於並非親眼所見就等同於事件完整真貌,任何事件都要從不同角度與立場去看待。

 

對應寫實環境,她認為大眾往往常看新聞標題而定論,但觀看者都不是當事人,面對不同論點前,都先多做思考、保留,不做評斷,期許自己「不要當一個隨波逐流的人」。

 

延伸閱讀:獨家/程予希《追兇500天》化身女漢子 證明「男生可以的女生也行」

 

延伸閱讀:《追兇500天》男女主角雙入圍!盤點金鐘獎三大「人性黑暗」劇

 

★ 影劇新聞不漏接!追蹤我們的IG:dramaqueen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