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原著劇本:一刀未剪,說出電影來不及說的故事!-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目前位置:
  1. 首頁
  2. 新聞列表
  3. 《寄生上流》原著劇本:一刀未剪,說出電影來不及說的故事!

《寄生上流》原著劇本:一刀未剪,說出電影來不及說的故事!

作者:寫樂文化 2020-03-23

文|奉俊昊、韓珍元 

譯|葛增娜

 

對話:採訪奉俊昊導演

 

Q:《寄生上流》的劇本是怎麼起頭的?一開始的構想是來自某個畫面,還是某個人物?

 

似乎可以回朔到 2013 年。像是《駭人怪物》或《玉子》,還可以說在蠶室大橋看到幻影,或是經過梨水交叉路的橋下時,想像看到很大的豬等,有可以說出來的原因(笑),可是這一部卻沒有。

 

《寄生上流》原本的片名是《décalcomanie》*。原本構思劇本的素材時,浮現了兩個家庭的故事。因為暫定名稱是《décalcomanie》,我的構想是對稱的有錢人和貧窮人,兩個四人家庭。到了 2017 年,地下室的夫妻出現,劇本的結構改變了,變成一個房子裡住著三個家庭。從 2013 年秋到 2015 年為止,只有十五頁的摘要,到那時為止一直都是兩個家庭。

 

Q:原本從一個房子住著兩個家庭,為什麼演變成三個家庭呢?

 

約 2015 年時,我將十五頁的故事摘要提供給 BarunsonEA 製作公司,我也提供給洪坰杓攝影導演一份,那時的片名就已經是《寄生上流》了。然後貧窮的基澤一家人變成了主角。

 

我打破了兩個家庭對等的構想,變成站在貧窮家庭的立場上,滲透進有錢家庭的結構。不過到那時為止,摘要的後半部不是現在的結局。雨天從雯光按下門鈴開始,電影往無法預測的方向暴衝的後半部內容,全都是在最後三個月寫出來的。

 

2017 年 8 月浮現了那樣的構想後,後面的內容就全部改寫了。(確認時間後)2017 年 8 月 7 日,約好和金雷夏前輩一家人聚餐,在開車前往的路上,突然想到在強者不知情的情況下,弱者之間決一死戰的概念,即弱者在強者不知情的時候彼此打鬥的畫面,從那時候開始就一氣呵成了。

 

Q:開車時如果有靈感浮現,不能立刻停下來記錄吧?那你會怎麼做呢?

 

我的 iPad 裡有筆記 App,我把所有東西都寫在上面。上面寫著紀錄的那天是 8 月 7 日,「朴社長全家人去兩天一夜的露營,南基澤一家人……」怎麼姓「南」呢?我原本好像設定姓「南」,後來才改成「金」,因為姓「金」最普遍。

 

「南基澤一家人決定四個人喝酒助興(大肆慶祝的氣氛,成功入侵)。正當舉起酒杯慶祝時,叮咚。之前的阿姨來敲門,然後地下室出場,另一個四人出現了。」一開始設定時,住在地下秘密空間的不是夫妻,而是四人家庭。可是包含小孩的四個人住在地下室的狀況不太真實,所以才改成夫妻。

 

上面寫著「在屋主離開的兩天一夜,毫不相干的兩家人在別人的家裡打鬥的可笑場景。」「趁屋主不在家,寄生蟲們展開肉搏戰。當屋主回來的瞬間,一切都變得乾淨和明亮,沒有一絲灰塵或一滴雨滴。秘密沒有曝光,有錢人毫不知情。」

 

後來因為一些事情,我去了溫哥華一趟,在那裡我開始正式撰寫劇本。尾聲的部分,爸爸和兒子用摩斯密碼聯繫,兒子說要把那棟豪宅買下來,那個部分是我在溫哥華的斑馬路前等紅綠燈時想出來的。那時心想著會變成悲傷的結局呢,這件事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