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伊萊雯叫到失聲!《怪奇物語》「比利」男星談拍攝第三季星城之役關鍵戲-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與伊萊雯叫到失聲!《怪奇物語》「比利」男星談拍攝第三季星城之役關鍵戲

作者:Thom 2019-07-11

澳洲男星戴克蒙哥馬利Dacre Montgomery)飾演的「比利」於 Netflix 恐怖美劇《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第二季首度登場,叛逆不羈的他到了第三季變本加厲地使壞,他是如何讓自己入戲的呢?又如何看待「比利」的最終運命?


以下內容有《怪奇物語》第三季劇情

 


怪奇物語》第三季比利成為「奪心魔」的新宿主,為牠打造一支宛若活屍的恐怖軍團,好讓牠變身成更巨大的怪物。比利受奪心魔控制身不由己,保有的一絲人性被伊萊雯(米莉芭比布朗 飾)喚醒,犧牲自我拯救她免於被殺害,是霍金斯小鎮最終戰勝「星城之役」的關鍵。

 

近日他接受美國《紐約時報》(The New Yprk Times)訪問,暢談與米莉芭比布朗Millie Bobby Brown)的合作經驗,以及如何演繹「比利」一角。

 

能演出這個突破性的角色,可惜這麼快就死去,真的是苦樂參半。

 

戴克蒙哥馬利:我們一開始就如此塑造這個角色,當初就知道他的下場。如果比利沒有死,他在這一季的角色也不會這麼關鍵。我的演藝事業還在起步,能有機會嘗試更廣的戲路我心懷感激。

 

詮釋這個複雜的角色,身理上經歷的轉變是什麼感覺?


戴克蒙哥馬利:為了演出被奪心魔轉化的比利,我在躁鬱症、人格分裂,以及一個人格如何控制另一個人格方面做了很多研究。這一季比利就像是一個拉緊的橡皮筋,我試著透過身體來表達這種感覺。如果你看我的眼睛,可以發現真正的比利試圖抵抗。一整季我覺得我的眼睛都呈現充血狀態,因為我想藉此發洩情緒,與我受奪心魔控制的身體做比對,讓表現更趨近真實。我想這就是為何本劇這麼成功的原因,緊扣著科幻元素,卻強烈地深植在人性之上。


身為一個演員,你如何表達與身體對立的情緒?


戴克蒙哥馬利:我不想講得的太後設,我想每個人都有有公開與私人的一面,一走出家門就像是戴上一張面具,即使我們只是像要掩飾自己的不安。當你聽某人說話,想要遮掩缺乏自信的感覺,或是被欺負抵抗的時候想要呈現強勢,在我看來,這些都是我。比利很緊繃,我需要把他看作是橡皮筋一樣從頭拉到底。

 

拍攝星城之役結尾那場關鍵戲有多艱困?


戴克蒙哥馬利:我們拍了超過三天,米莉和我每天都失聲了,因為只要一開鏡,我們就要在購物中心做記號的地方走位,向對方大叫直到兩人不停地大哭。她有著情緒成熟的特質,每次我在片場都會想要做到 150 %,她也跟我一樣,我們就這樣互相尖叫大哭講台詞。我感到很溫暖,配合得很有默契,真的很幸運能和釋放所有情緒的演員一起演戲。當她提到我的母親(指比利的媽媽),真的讓我感到非常痛苦,我們一直哭個不停,必須一直擦拭眼淚。


你和杜法兄弟討論得多細,好讓結尾這場和伊萊雯的戲如此撼動人心?


戴克蒙哥馬利:杜法兄弟開始寫劇本前的兩三個月前,他們打給我討論我對這一季的期望。我說我想知道關於比利的親生母親,當然,我不知道最後劇情會這樣,他們真的很配合演員。

 

為此我還寫了一個故事,一個三十五歲的老處女以人工受精的方式懷孕,想要探索聖經裡處女生子的概念,她的孩子會如何成長?如何強化他的上帝情結?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荒謬,當時我還想提出十個瘋狂的點子到片場,更棒的是杜法兄弟雖然可能會說:「老兄,你瘋了,其它九個太荒謬了」,最後總是會採納其中一個。

 

你演戲前有用什麼背景故事讓自己入戲嗎?

 

戴克蒙哥馬利:我為比利這個角色留了很多情緒空間,希望帶入一些我的生活經驗。例如我以前在學校曾被霸凌,在演比利的時候,我會把角色對調,檢視這個欺負我的角色是如何地不安,我們有什麼共同點?(nytimes

 

延伸閱讀:《怪奇.物語》「伊萊雯」談第三季最終信件!曝第四季超能力走向

 

延伸閱讀:《怪奇.物語》第三季80年代經典電影致敬與彩蛋總整理

 

熱門文章Hot News
你也會喜歡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