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預兆》:惡魔、天使聯手找尋消失的撒旦王子-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好預兆》:惡魔、天使聯手找尋消失的撒旦王子

作者:木馬文化 2019-06-20

文|尼爾蓋曼(Neil Gaiman)、泰瑞普萊契(Terry Pratchett)

譯|謝靜雯

 

快遞員發現自己一時語塞,於是自動駕駛系統接手大腦。「滑稽的舊世界,對吧?錯不了的,我說嘛,你走遍全世界送件,然後總算回到老家了。先生,我在這一帶土生土長。我去過地中海,也去過德梅因—先生,那在美國。這會兒我人卻在這裡,先生,這是您的包裹。」

 

姓白的人拿了包裹,接過寫字夾簽收。他簽名的時候筆漏著水,字跡都糊了。這名字筆畫頗少,起先是三點水,接著一團汙跡,結尾像是個「木」。

 

「先生,感謝您。」快遞員說。

 

他沿著河走回停車的繁忙公路,一面走一面盡量別往那條河看。

 

他身後的白衣男子打開包裹,裡頭有頂王冠──一頂白色金屬頭箍,上面嵌有鑽石。他心滿意足地盯著它幾秒後便戴上,王冠在旭日的光輝中迅速一閃。他手指一碰到頭箍的銀色表面,馬上就有鏽斑漫開,現在覆遍整頂王冠。王冠成了黑色。

 

白仔站起身來。說到空氣汙染,倒有一事值得一提:你會獲得令人驚豔的日出景色,彷彿有人在天空放了把火。

 

若一不小心點燃火柴,就可能讓這條河烈火熊熊,可是,唉,現在沒時間幹那檔子事了。他心裡明白他們四個何時何地該碰頭,若要在今天下午以前趕到,他得快馬加鞭。

 

他想,也許我們真的將火燒天空。他幾乎是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那裡。

 

時間就要到了。

 

快遞員之前把廂型車停在雙線行車道旁的草地上。他繞過車子走到駕駛座那側(非常小心翼翼,因為別的轎車與卡車仍在轉角處呼嘯來去),把手伸進開著的車窗,從儀表板那兒拿出行事曆。

 

看來只剩一件要送了。

 

他謹慎地讀著郵遞證明上的指示。

 

他又讀一回,特別留意住址及留言。地址只有兩個字:處處。

 

他用漏水的筆寫了一張短箋給太太茉德。就這麼幾個字:我愛妳。


接著他把行事曆放回儀表板上,左顧右盼,再度往左看,毅然決然開始跨越馬路。他才走到一半,有輛德製重型大貨車繞過轉角而來,駕駛因為咖啡因、小白藥丸,加上歐洲共同體運輸法規而狂亂失控。

 

他望著漸行漸遠的龐然大物。

 

老天!他想,那車差點撞到我。

 

然後他垂目朝溝裡看。

 

噢,他想。

 

沒錯,表示同意的聲音從他左肩後方傳來—至少是他記憶中的左肩後方。

 

快遞員轉身一瞧—他看到了。起先他啞口無言,不知該說什麼,然後工作了一輩子的老習慣又接手:「先生,有訊息給您。」


  

給我?

 

「是的,先生。」他希望自己還有喉嚨。如果喉嚨還在,他原本可以嚥嚥口水,「先生,恐怕沒有包裹……呃,先生,是個留言。」

 


那麼,說吧。

 

「先生,就是這個:嗯哼,來瞧瞧吧。」

 

終於來了。它臉上漾起笑意,不過話說回來,既然臉是那副樣子,也不可能有別的表情。

 

謝謝,它繼續說,我真得說,你很盡忠職守。

 

「先生?」已故快遞員正穿過灰色迷霧往下墜,他只看得見兩點藍,可能是眼睛,也可能是遙遠的星辰。

 

別把這當成死亡,死亡說,就把這當成早一步離開,以便避開末日的顛峰時段。

 

快遞員有一瞬間猜想他的新同伴是否在開玩笑,然後斷定對方並不是在說笑,接著便是虛空一片。

 

(以上為木馬文化出版《好預兆》一書書摘)

 

《好預兆》原著/木馬文化

 

延伸閱讀:《冰龍》:冰與火之歌的起點,喬治馬汀最愛的故事

 

延伸閱讀:《安眠書店》:充滿上癮魔力的心理驚悚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