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上的野餐》:她們奔向的是血腥駭人的悲劇,或是終於降臨的自由?-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目前位置:
  1. 首頁
  2. 新聞列表
  3. 《懸崖上的野餐》:她們奔向的是血腥駭人的悲劇,或是終於降臨的自由?

《懸崖上的野餐》:她們奔向的是血腥駭人的悲劇,或是終於降臨的自由?

2018-10-11 10:04

文|瓊恩琳西(Joan Lindsay)

譯|易萃雯

 

米蘭達是頭一個注意到前方聳起了獨立巨岩。它竄出地表,上頭佈滿凹痕,像是一顆龐然巨蛋,棲立於從平地豎起的險崖上頭。瑪麗昂先前掏出鉛筆和筆記本來,但這會兒卻是打個呵欠,將它們丟到蕨叢之間。一股強大的倦怠感陡然襲來,四個女孩一個個倒在巨岩陰影下的一方斜石上頭,沉沉睡得好熟─有一隻角蜥蜴從石縫間鑽出來,毫無所懼地躺在瑪麗昂伸開的手臂旁邊。

 

米蘭達醒來時,發現有一隊外表古怪的青銅色甲蟲正悠閒地爬過她的腳踝;她盯著牠們匆匆爬向一片散落在地上的樹皮,找到安全的藏身處。在黃昏的光照之下,一草一木,所有景物的細節,都清晰可辨。在一株矮樹間結了一窩蓬亂的鳥巢,那上頭的細枒和羽毛繁複交織,是鳥的喙與爪不厭其煩經營出的成果。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你會發現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美麗且完整:看似破爛的鳥巢是藝術品,瑪麗昂扯破了的棉布裙如同鸚鵡螺的殼一般滿是瑰麗的紋路,娥瑪的鬈髮呈一波波細緻的螺旋狀框著她的臉,連睡夢中的伊迪絲都是一臉嫣紅,透著稚氣的脆弱。

 

伊迪絲醒來後,發出低吟,揉揉自己發紅的眼睛。「我人在哪兒啊?噢,米蘭達,我覺得好不舒服!」其他人早就醒了,都已起身。「米蘭達,」伊迪絲又說一次:「我覺得很不舒服哪!我們麼時候要回去呢?」米蘭達看著她,表情怪異,好像並沒有真的在看她。伊迪絲再一次大聲重複問時,米蘭達只是轉了頭,起步往更上一層的平臺走去,而另外兩人也緊跟過去。她們光著腳滑行於石塊之上,像是漫步於客廳的地毯,而不是踩在堅硬的石頭上呢,伊迪絲想著。「米蘭達,」她又喚道。「米蘭達!」在一片死寂當中,她的聲音好像是來自別處──彷彿從遠處傳來,低啞的嗓音在岩塊間淡去。「回來這兒,妳們三個!不要上去那兒─回來啊!」她伸手扯著脖子上的蕾絲褶領,因為覺得自己快噎住了。「米蘭達!」哽在喉間的呼喊聽來像是低語。三個女孩很快就消失在高聳的獨岩後頭,把她嚇壞了。「米蘭達!回來!」她往前跨了幾步,看到一隻白袖子消隱在前方的灌木後頭。

 

「米蘭達……!」無人應答。可怕的寂靜籠罩下來,伊迪絲高聲尖叫──現在聲音放開了。她驚恐的呼叫聲,只有蹲伏在幾呎以外一叢山茱萸裡的沙袋鼠聽到了。如果有人聽到的話,懸岩下的野餐應該就只是某個夏日裡的尋常出遊罷了;然而問題是沒有人聽到。沙袋鼠當下驚惶躍起,飛竄奔逃。伊迪絲轉過身去,鑽向下方的樹叢,她跌跌撞撞大聲呼號,一路奔往平地。

 

(以上為臉譜出版《懸崖上的野餐》一書書摘)

 

臉譜出版

 

改編迷你影集由《追密者:失控正義》導演拉爾沙康達基Larysa Kondracki)、《雙面人魔麥可雷默Michael Rymer)執導。主演為《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小玫瑰」女星娜塔莉多莫Natalie Dormer)。

 

延伸閱讀:《倫敦神探》原著三部曲:他要找的從來就不是兇手,而是真相

 

延伸閱讀:《沉默的天使》原著小說《精神病學家》:完美融合歷史及推理的經典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