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牌屋》第四季劇評:製造恐懼的梟雄對決-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目前位置:
  1. 首頁
  2. 專題列表
  3. 《紙牌屋》第四季劇評:製造恐懼的梟雄對決

《紙牌屋》第四季劇評:製造恐懼的梟雄對決

作者:黑咖啡聊美劇 2017-01-13 16:00

【黑咖啡聊美劇】一向被當作美國政治預言家的美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第四季季終的結尾再度與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呼應,華盛頓特區的這場風暴,證明只要能操弄人民的情緒,即便政治主張再怎麼激進,都有辦法在現有的遊戲規則下入主白宮。本文將完整評析第四季劇情,並做出第五季預測!

 

第四季前半段的劇情主軸是Underwood夫婦的內鬨競爭,在檯面下完全分裂的兩人暗自算計著對方,精於心計是兩人原先最能互相理解的特質,卻也是現在最令對方難以招架的荊棘。當Claire完全失蹤後又若無其事地回到Frank身邊時,他身上的憤怒甚至足以讓他殺了這個不聽話的配偶,Frank幻想著用力掐死Claire的畫面,清晰地表達了他熾烈如焰的殺意。無法在私人關係裡獲得權力滿足的Frank,把凶狠的力量發洩在政治角力上,正面與俄國衝突。

 

 

第三集結尾在總統宅邸,Clarie對Frank攤牌的一幕是第四季中最精彩的談判之一,Claire不慍不火地用耳環這個象徵物展現了自己的權力,緊接著乘勝追擊舉出自己的重要性與Frank處境的艱困處,一環扣著一環地打擊Frank,使得他儘管再怎麼生氣都無法強力反駁Claire的論點。分崩離析的關係在一連串危機出現的情況下,有了重新融合的轉機,這個災難引爆點就是被陷害入獄的先鋒報編輯Lucas Goodwin。

 

 

Lucas始終相信第一季的先鋒報女記者Zoe是被Frank暗算,但他用罄了生命之力仍找不到確切的證據,瘋也似的如看不見希望的困獸,在向Underwood對手Dunbar獻計失敗後,Lucas選擇了最激進的手段-刺殺復仇。這是一個一無所有的平民百姓最沈痛的劇烈反擊,Lucas不在乎自己失去意義的性命,不願意抱著愧疚與憤怒留在人世,衝向那偽善的惡魔給他致命一擊。但這個惡魔對於特勤隊Meechum來說,是個偉大無私的存在,Meechum這個忠心的配角在第三集真情告白後,緊接著犧牲了性命拯救Frank,這場關鍵刺殺改變了一切,甚至阻止了Claire的步步進逼。

 

危機讓兩人重新檢視彼此的關係,他們的確互相需要,團結的力量勝過鬥爭,即便不滿足於現況的權力分配,追求賽局最終的勝利解才是Frank與Claire生存的意義,於是再度攜手迎戰強力的對手Conway州長。

 

 

Lucas這個埋了許久的伏筆在此時爆發可說是相當精心的設計,不僅讓過於強大的Claire有了台階下,又讓Meechum有個震撼人心的熱血告別,臥病在床的Frank看見一個個被自己擊敗的魂魄時,讓我們一窺強人最虛弱的時刻裡,最深層的傷疤與恐懼。對於每一個殘害過的生命,Frank都牢牢記在心裡,只是這是平日堅強樣貌下,不可展露的愧疚恥辱,他知道自己無法用正當的手段成為偉大的人,僅能在偏鋒門道上,說服自己為了理想而戰什麼都能犧牲。

 

當Frank養傷的同時,Claire把握副總統Blythe無能的機會,在內政及外交上都展現了強力的手腕,表面上是輔佐副總統及國務卿穩定政局,實際上是替自己的選舉大道鋪路。第四季由於可以玩的陰謀論及計謀暗算較少了,多數精彩的片段都集中在談判的交鋒上,Clarie與俄羅斯總統Viktor Petrov的二度交手同樣令人驚艷,Lars Mikkelsen的氣場真的是僅靠寥寥幾句的台詞就完整發揮,他絕對是那種你不敢掉以輕心面對的敵人。這場對決中較勁的是對敵方底牌的熟悉程度,Claire熟知俄羅斯的內政危機,Viktor也知道Clarie希望在面談裡獲得的聲望,於是在武裝起來的舌戰最後,擁有時間上籌碼的Claire順利達成任務,是一場如何看破虛張聲勢的談判示範。


Frank在G7高峰會康復後,藉著成功的外交談判與Lucas事件的順水操作,提高了原先低迷的聲望,加上Clarie順利擠掉了國務卿成為副總統候選人,在白宮與國會大厦政治角力場的一切,彷彿都回到了這對夫妻一開始計畫的那般步上軌道。他們的勁敵Conway州長是新時代的象徵,務實的軍人背景加上熟悉社群的明星光環,讓這位充滿魅力的候選人帶給Frank無窮的壓力。Conway與Frank兩人新舊之爭的對比也在暗喻現在的政治環境,新世代選民厭倦了滿口陳腔濫調的舊政客,期望有更直接溝通的新代表出現,即使是一種期待中的幻覺,對他們來說也足夠了。

 


紙牌屋》致力於顯示政治最殘酷的醜陋面,所以同樣沒放過對Conway州長這種光鮮亮麗政治人物的真實描繪,像是種種親民直播都是精心策劃的選戰說詞,疼家愛妻形象底下其實是完全的控制狂,Conway與Frank在反恐會議時私下的會面更清楚說明兩人本質上的區別並不大。季終的候選人辯論,很深刻地訴說一個真理,不論政治的外表與溝通方式如何隨著時代日新月異,其權力競爭的本質永遠不會變,群眾心理也千年不變地易於煽動。

 

值得一提的是,提升社群參與與監控搜尋引擎這兩個數位行銷的重要基石在Conway與Frank的辯論期間有大篇幅的著墨,顯示《紙牌屋》的劇組對於新時代的選舉方式相當敏銳,舊時代的焦點團體取樣民調等方式精確度已經不如以往,這點在真實美國大選的結果裡也血淋淋地反映出來。從第一季到第四季以來每次都有不一樣的操作手段,是《紙牌屋》相當優秀的一個特點,它不會陷入既有的劇情套路,總可以找出更猛的新花樣震撼觀眾,結局的「宣戰」讓人非常期待第五季能有什麼驚世駭俗的暗黑兵法。

 


可以預見第五季Frank的王牌就是對恐怖主義宣戰,強化人民的恐懼感及渴望強人領導的心態,加上時事的話應該會有反對外來移民議題與中美政爭等操作,最後Frank在白宮戰情室對觀眾自白的這幕堪稱經典。阻擋在他霸權之路的是先鋒報編輯Hammerschmidt,Frank過往骯髒手段的證據一一曝光後,他應該會更追求轉移焦點的策略,希望劇組能端出堪比第一二季時的緊迫驚悚感!第五季將於2017年2月24日首播,是228連假時宅在家的好選擇。

 

本文轉載自【黑咖啡聊美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