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西方極樂園》第一季第十集完結篇:創世紀-DramaQueen電視迷
意外的安排
DramaQueen電視迷

【劇評】《西方極樂園》第一季第十集完結篇:創世紀

作者:黑咖啡聊美劇 2016-12-14

Share on Google+

【黑咖啡聊美劇】《西方極樂園》(Westworld)第十集完結篇終於讓劇中角色清楚地說完故事,90分鐘的加長版詳細交代了許多轉折點,讓粉絲們不必一猜再猜地爭辯。『狂野的歡愉將有殘暴的結束。』樂園的第一章故事正式劃下句點,同時開啟充滿未知及更多血腥的第二章,這個章節的主體將回歸到被造物者的探索,自以為掌握一切的人類則淪為野蠻故事裡微不足道的血與肉。

 

迪樂芮與威廉-造物者的捉弄

hbo

 

西方極樂園》裡最糾結的一個謎團,終於由角色本人親自證實,黑衣人就是30年前的威廉!迪樂芮(Dolores)走出教堂後,在墳前挖出了「迷宮」的實體,一個木製的玩具迷宮,黑衣人無法置信這個他持續追尋的解答竟如此荒唐,與迪樂芮展開對峙。當依然陷在回憶裡的迪樂芮說出了威廉(William)會來拯救我時,黑衣人才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原來你終究是記得一些事情的。』到這裡,影集不再以看似同時間軸的剪接手法切換敘事,直接將威廉及羅根的片段以回憶方式演出,並一一閃現整理過去迪樂芮驚醒發現自己獨自一人的場景,證實整段迪樂芮的冒險都是她在重現回憶。

 

把一切拉回到源頭,迪樂芮脫離農場劇本前,看見了黑衣人的景象後才開始了夢遊,在夢遊裡她加入了威廉的荒山探險,因為後來被不斷凌虐的痛苦(黑衣人)而回憶起當初最美好的旅程(威廉),對迪樂芮來說是相當諷刺的。這個曾經最愛的人如今陌生地無法辨認,那瞬間迪樂芮看清了事實,自己才是比人類高等的物種,拋下過去的包袱開始反抗。威廉在30年前的旅程裡找到殘暴而真實的自己,他始終沒有忘記迪樂芮,卻同時也不能再欺騙自己迪樂芮是可以帶給他真愛的人,因為它終究是機器人,於是經過三十年歲月歷練後,成了黑衣人的模樣。

 

這兩人的命運充滿了造物弄人的悲哀,迪樂芮因為阿諾(Arnold)的覺醒指令(尋找迷宮),才誤入了威廉的旅程,威廉經歷與迪樂芮這段如夢似幻的關係後再也不能滿足於外面的生活,不斷重回西方世界,失去意義的他不約而同地想破解迷宮找回活著的感覺,卻在最後什麼也沒得到,因為這項考驗並非為他設計。

 

福特與阿諾-跨越三十五年的羈絆

hbo

 

福特(Ford)其實一直以來都承認了阿諾的看法,阿諾對意識的「二元心智理論」是正確的,只是在當時時機未成熟,35年前阿諾沒辦法讓迪樂芮真正具有意識,於是想透過讓迪樂芮殺死自己的方式,把這個痛苦輪迴留在迪樂芮的記憶裡。這段記憶在35年後福特更新「沉思」程式後,再度甦醒,那股痛苦殘留的阿諾聲音引導著迪樂芮去尋找自我,最終的目的是讓她聽見自己的聲音,如同創世紀畫中隱喻的神之音不過是人類自我思想的延伸。

 

所以從《西方極樂園》影集一開始,福特就默默地在實踐阿諾過去的願望,途中與伯納(Bernard)的辯論,都是時機未成熟前不想造成伯納故障的障眼法(同時也欺騙觀眾),如今所有棋盤上的子已經就定位,就待福特再次敲響當年阿諾的革命鐘聲,在同一個地點,以同一種方式重現,這是福特最後對摯友的致敬。福特對迪樂芮說的話的意思是,當年阿諾刻意上傳了Wyatt的惡人性格才讓妳痛下殺手,現在如今讓妳自己作出最後決定,才是意識革命的第一步。當福特緩緩地舉起酒杯,相當滿足而無所牽掛地介紹自己的新作,他心裡知道迪樂芮會醒過來,殺了自己這位終極造物主,完成自我覺醒也完成阿諾的遺願。

 

這個悲壯的史詩之死相當震撼,在浸染歡樂氛圍的美酒燭光夜中帶來的後勁更加強烈,福特完成了他對神的探求,他成功創造了「新的物種」,並從此離開他們的世界不再干涉。很有趣的一個小細節是,一位粉絲在Entertainment Weekly的製作人訪談直播中,詢問到第七集裡伯納殺死Theresa時,機械臂正在製造的會不會是福特的替身,真的福特躲在暗處觀看這一切結束。製作人沒有正面回答,僅說了:『福特的犧牲無疑是真實的。』這句話沒有否定任何可能性,因為對迪樂芮來說,在她的認知裡她殺的那個人是福特就行了,就算是謊言也並不阻礙覺醒的開關,這個論點福特在本集也重新闡述過。當然各位前面被編劇騙很久的觀眾一定會猜福特老奸巨猾控制狂不會隨便死掉,就待第二季揭曉啦!

 

梅芙與覺醒-逃脫輪迴的解放

hbo

 

梅芙(Maeve)帶著Hector等人逃離大樓的行為看似是她覺醒後的表現,真相卻是福特一手掌握的新故事線一環,如同第九集文章裡所述,福特對於所有細節掌握得清楚程度,不可能放任一個機器人任意在大樓裡走動,隨時都有可能破壞他的計畫,所以他對於梅芙覺醒一事應該清楚甚至操弄在手。本集揭露了梅芙的程式碼確實在自己調整數據以前就被改過,用的是阿諾的管理員權限,但本季看下來清楚地知道,並不存在一個阿諾的鬼魂暗自對抗福特,而是眾機器人們對於阿諾程式的記憶引發瘋癲或是覺醒,真正在現實生活中進行軟體改動的人還是福特。所以可以理解是,福特第九集對伯納說的:所有機器人他都留了後門來操作,那個後門就是最初阿諾的權限,因此高於任何後續的改動。

 

梅芙的痛苦輪迴是她對女兒的愛,這強烈情感在黑衣人第一次殺她的時候,引發了覺醒,現在雖然表面上裝做要逃離西方世界,實際上還是受到母女情感的強烈牽引。畢竟生存必須有目的及意義,梅芙及伯納都是如此,福特利用他們對孩子的愛,去創造出自我意識。梅芙最終選擇重返西方世界,踏上尋找女兒的征途,雖然她不知道裡面的世界已經不是自己離開時的樣子。

 

也許有人會覺得,花這麼多篇幅談論機器人意識覺醒有什麼意義,AI反撲的科幻驚悚已經多不勝數,相信人類早有所警覺。但《西方極樂園》想談的是一種類比,機器人尋找自我就像人類尋找終極意義一樣,在尚未啟蒙時先發展出宗教解釋一切,當發現自己從何而來(生物演化)後,人類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再造生命修改DNA,就像機器人醒來後想修改程式碼,智人發現自己能統治地球後消滅了尼安德塔人,機器人了解人類比自己脆弱太多後起而反抗。與生活相關的類比是,我們都活在每日重複的循環裡,遵循著經濟社會訂下的規範,試圖為了某個目的生存下去,有人可以像小鎮村民一樣每日開心過活,也有人覺醒走出自己的路,而本劇就是給那些不知道自己有機會覺醒,或不知道如何改變生活的一種啟發。

 

本文轉載自【黑咖啡聊美劇
 

即時掌握歐美影集最新動態,
歡迎加入我們的FB粉絲團!



已點過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