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悲傷賦予原著新意!《鬼入侵》主創解析劇情與推出第二季可能性-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解剖悲傷賦予原著新意!《鬼入侵》主創解析劇情與推出第二季可能性

2018-10-24

Netflix 恐怖驚悚美劇《鬼入侵》(The Haunting of Hill House)播出後大獲好評,連恐怖大師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也盛讚,日前主創麥可弗拉納根Mike Flanagan)接受美國娛樂周刊訪問,分享拍攝過程、解析劇情與第二季的可能性。

 

以下內容可能有《鬼入侵》第一季劇情

娛樂周刊:《鬼入侵》比較像是致敬雪莉傑克森(Shirley Jackson)的原著,而非直接改編?拍攝本劇的契機又為何?

麥可弗拉納根:擁有《鬼入侵》原著翻拍版權的 Amblin Partners 找我開發此項目,他們想改編成電視影集,當時第一個回應是要怎麼改?我從小就很喜歡這本書,也喜愛 1963 年羅勃懷斯(Robert Wise)執導的改編電影《鬼屋》(The Haunting)。我不知道要如何把故事拓展成十小時,於是決定要做出重大改變。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開始思考純粹改編原著或翻拍《鬼屋》很沒必要,因為《鬼屋》已經很完美了,我們勢必要嘗試一些不一樣的…。影集《鬼入侵》比較是一個混合、而非直接改編,這一開始讓我感到很害怕,我不知道書迷會怎麼看待,我想他們的反應和我預期的一樣。

娛樂周刊:本劇貼切地解剖傷痛,你對很有興趣探索傷痛如何縈繞在人們心頭嗎?

是的,這是我一生中最著迷的主題…我的雙親皆出自大家庭、為家中六個小孩中最年長的,我們曾經歷過失去各式人事物的傷痛…。在編劇室時我想到傷痛是每個人必定會體驗的經歷,每位編劇對此有自己的見解與對應方式,於是就突發奇想。當你在談論鬼魂時,你會想到哥德式恐怖故事,這是個大好機會將悲傷與黑暗的元素注入。

娛樂周刊:選角是一部作品的關鍵,但是你的其中一個角色是房屋本身-席爾山莊,它是一間真實存在的屋子嗎?

ew

 

是的,我們在喬治亞州勘景好幾個月,後來發現了這幢房子。當時我們根本無法進入,只能拍攝外部。我們是在拉格蘭奇(LaGrange)的林間發現它的,可說是對它一見傾心。當時我們下車,大家都很安靜不敢吭聲,因為它很死寂又了無生氣。在那邊既美麗又詭異、宛若精神分裂者的存在著,完全不屬於這個世界。後來我們上車就決定這是完美的拍攝場景。

娛樂周刊:不同時間線是分開拍攝的嗎?還是逐集的拍?

ew

 

我們不是一集一集的拍,而是跨集的拍攝,就像拍攝電影一樣,我們是多集一起拍的。這其實會非常容易混淆,因為我們會盡量把同一場景的戲一次拍完,這對演員來說要特別注意劇情的連貫性。他們必須釐清現在所處的哪一場戲,這對他們來說非常殘酷,有點像是在拍一部十個小時的獨立製片電影。

娛樂周刊:劇中有不少隱藏線索,為接下來的劇情埋下一些伏筆,除了第一集裡雪麗說的夢話「在紅房間跳舞」,還有其他的嗎?

當然,與 Netflix 合作最棒的一點,是你可以在拍攝前寫完每一集的劇本。如此讓我們可以巧妙地埋下一些伏筆,我認為後來再回頭看會非常有趣。不過對於娜爾的故事線,我們很努力不去做太多提示。

娛樂周刊:清晨 3:03 有什麼特殊意義嗎?

除了都市傳說賦予的,這個時間也是女巫小時(witching hour),此刻世界變成一個既黑暗又危險的地方。

娛樂周刊:波比希爾(Poppy Hill)是希爾山莊的零號病患嗎?她是開啟這一切邪惡的始作俑者嗎?

ew

 

她確實引領這幢屋子走向瘋癲之路,其實我們還寫了她的故事,計畫拍攝完整的希爾山莊歷史,由史蒂文擔綱旁白導讀他的著作訴說這段過去,作為每一集前五分鐘的開場。

 

在《鬼入侵》原著故事裡,希爾山莊的第一個犧牲者,在其他人尚未踏入屋子前就死去,這名死者就是休克蘭(Hugh Crain)的妻子。在影集裡,我們將之改成是雅各希爾(Jacob Hill)。我們甚至編寫了一個非常錯縱複雜的希爾家族歷史,但最後卻沒有預算與時間完成,當時這令我非常心碎,後來想通我們必須要聚焦在克蘭一家就好。

 

至於波比是唯一從那段歷史走出的人物,以靈魂的姿態登場、有點類似是希爾山莊的具體形象,注入女性與扭曲的直覺。我認為用零號病患來形容她非常貼切,飾演她的女星是凱蒂帕克(Katie Parker,或稱 Catherine Parker),是我執導電影《Absentia》的女主角。

娛樂周刊:當奧莉維亞與達德利太太(《鬼撕眠》安娜貝基許 飾)訴說關於父親之死,有種她是被牽引到這幢屋的感覺,這麼想有離題嗎?

ew

 

沒有,你完全對了。借用史蒂芬金在《鬼店》的說法,形容這類人具有”閃靈”(shine)的能力,而奧莉維亞的敏感體質能感應到超自然力量,並將之遺傳給她的子女。

 

對希爾山莊而言,奧莉維亞是它的大餐。她的這個特質正是原著引人入勝的地方之一,書中的 Eleanor 與 Theodora 皆擁有感應靈動能量的獨特敏感體質,我認為這幢屋子的能量吸引她前往,而這個能量幾十年來一直驅動屋子本身。

娛樂周刊:劇中大家都看到死人,為何雪麗看見的是外遇對象?

ew

 

我們想強調鬼魂可以是其他不同事物,不希望只是在希爾山莊死去的人。例如斷頸女士不只是女鬼而已,而 Abigail 也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樣。對雪麗而言,鬼魂可能是悔恨或回憶的形體,一直侵擾著她。

娛樂周刊:《鬼入侵》的結局非常明確,還可能會有第二季嗎?

在 Netflix 與製片方派拉蒙和 Amblin 正式決定之前,我不想做太多的揣測。目前克蘭一家的故事已經講完,接下來能作的是從不同的面向切入,像是屋子本身、或其它完全不同的事物,我也蠻喜歡類型影集(每一季是獨立主題)的概念。

娛樂周刊:你曾執導史蒂芬金原著改編電影《傑羅德遊戲》,又將執導《鬼店》續集電影《安眠醫生》(Doctor Sleep),如今史蒂芬金在推特上表是喜愛這部影集,這種感覺一定很酷。

這太狂了,總是深深打動我的心。我從未與史蒂芬金講過話,而是透過電子郵件,尤其是進行《安眠醫生》的時候,但是我從未親自見過他。他從小就是我的英雄,我們的互動始於《寂林殺機》(Hush),他曾在推特提到這部片,我才有之後拍攝《傑拉德遊戲》的機會。

 

我不知道他有看《鬼入侵》,也從沒一起討論過。當我在推特上看到他寫的,每次看到都很震撼,就像十二歲的小女孩在尖叫…這對我來說非常超現實也非常棒,很興奮他喜歡這部影集,因為我知道若他對不喜歡的事物也是會很直接的。(ew

 

史蒂芬金於推特盛讚本劇

 

延伸閱讀:四處都有《鬼.入侵》!你可能沒發現的數十個隱藏鬼魂

 

延伸閱讀:被譽為年度最佳單集!Netflix恐怖美劇《鬼.入侵》公開「兩場暴風雨」幕後花絮

 

延伸閱讀:入住希爾山莊之前!《鬼.入侵》克蘭一家演員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