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惡靈》:一個神出鬼沒、嗜血如命的「它」正在四周潛行-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目前位置:
  1. 首頁
  2. 新聞列表
  3. 《極地惡靈》:一個神出鬼沒、嗜血如命的「它」正在四周潛行

《極地惡靈》:一個神出鬼沒、嗜血如命的「它」正在四周潛行

2018-07-09 15:26

零下60℃的爆烈,兩個消失的夏天,
兩艘最堅固的探險船,兩位身經百戰的船長,
一名神秘失去舌頭的愛斯基摩女人,以及
一個神出鬼沒、嗜血如命的「它」……

 

文|丹西蒙斯(Dan Simmons)

譯|左惟真

 

「湯普森先生向船長致意,長官,工程師說船長應該去底艙看看,愈快愈好。」

 

「為什麼?」如果鍋爐終於壞掉了,克羅茲知道,他們就全完蛋了。

 

「門森不願意再扛煤炭經過死人房,長官。他也不願意再下去底艙,不願意再扛煤炭回鍋爐間。」

 

「你在胡說些什麼?」克羅茲感到脾氣已經蓄勢待發。

 

「是那些鬼在作怪,船長。」陸戰隊二兵威吉斯透過打顫的牙齒說。「底艙有東西,躲在黑暗裡。在船裡面,有個東西一直在亂抓、亂撞,長官。那可不是冰。門森很確定那是他的老夥伴沃克,他……它……和其他堆在死人房裡的屍體,用手指東抓西抓想跑出來。」

 

第一個簡單的事實是,死人房中亂抓亂翻的聲響,幾乎可以確定是成千上百隻啃咬威吉斯同伴們冷凍屍體的大黑鼠。挪威的老鼠是夜行動物,在漫長的北極冬天,牠們從白天到晚上都在活動。這些老鼠在下面對付水兵沃克和他五個可憐同袍的冷凍屍體,比一般人咀嚼一條鹽醃的冰牛肉片還容易。

 

其實克羅茲並不認為門森和其他人聽到的只是老鼠的聲音。

 

根據克羅茲在雪地度過十三個冬天的悲慘經驗,老鼠通常能很輕聲而且很有效率地把你的朋友吃掉;只有當這些瘋狂嗜血、狼吞虎嚥的害獸轉而想自相殘殺時,才會偶爾發出尖叫。

 

在底艙製造出亂抓亂撞怪聲音的,是另有其物。

 

克羅茲懷疑,某個東西已經像挖隧道般挖穿了像鐵一樣硬的冰板,來到船身外;那東西用某種方法察覺出船身內部哪裡貼有鐵板,然後再從中空的外側儲藏間中選出一間——死人房,藉此直接進入船裡。而牠此刻正在撞打、刨抓,想進到船內來。

 

克羅茲知道,世界上只有一種東西有那麼巨大的力氣,那麼死命的堅持,以及那麼邪惡的智力——冰原上那隻怪獸,正試著從船下方攻擊他們。

 

克羅茲船長順著短梯下到主艙,推開密封的雙重門,因為迎面拂來的熱氣而步履蹣跚。對在甲板上待了半小時的人來說,相當於全身裹著衣服去洗蒸氣浴。

 

「出了什麼狀況,門森?」克羅茲的聲音裡沒有他剛才對守衛及中尉發出的斥喝。他的音調平和、冷靜、確定,但每個音節背後都帶有教訓與責罵的力道。

 

「是那些鬼魂,船長。」人雖然長得非常高大,但是門森的聲音卻像個小孩,音調高而微弱。

 

「你知道驚恐號上並沒有鬼魂,門森。」

 

「是的,船長。」

 

四下冰冷,只有提燈嘶嘶作響。克羅茲說:「你認為你聽到什麼聲音,門森?有人說鬼故事給你聽嗎?」

 

門森張開嘴巴,似乎很難決定該先回答哪個問題。他肥大的下嘴唇結了冰。「沃克。」他終於說。

 

「你怕沃克?」

 

詹姆士.沃克是門森的朋友,年紀與這白痴差不多,也不比他聰明到哪裡去。他最近才死在冰上。當時那隻白色的「驚恐」突然出現在一道冰脊後面,撕扯掉那水兵的一隻手,並且一下子就將他的肋骨撞成碎片,在船上的武裝守衛還來不及舉槍瞄準前,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沃克講鬼故事嚇你?」克羅茲問。

 

「是,船長。不是的,船長。是他所說的那些話。在那個東西殺死他的前一天,他跟我說:『如果哪一天冰上那隻地獄來的鬼東西抓走我,』他說,『我會穿著白壽衣回來,在你耳邊告訴你地獄有多冷。』所以,天啊,幫幫我,船長。現在我聽見他正想從死人房裡出來。」

 

(本文為《極地惡靈》一書部分書摘,由商周出版授權刊登)

 

該書於 2018 年推出同名改編影集《極地惡靈》(The Terror),劇中聚焦於兩艘英國探險船「驚恐號」(Terror) 、「幽冥號」(Erebus)成員的故事,描述他們在過程中面對的種種困境,包括有限的資源、希望的驟減以及對未知的恐懼。卡司陣容包括《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曼斯雷德」西亞朗辛德斯(Ciaran Hinds)、《王冠傑瑞德哈里斯Jared Harris)、《古戰場傳奇托比亞曼齊司Tobias Menzies)等人。

 

延伸閱讀:Netflix預訂超自然恐怖影集《The Order》!《吸血鬼女獵手凡赫辛》製片公司打造

 

延伸閱讀:沒膽看到最後?美國Netflix公開十部用戶不敢看完的恐怖片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