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流感來襲》預言武漢肺炎困境!紀錄片影集追蹤抗疫最前線、謳歌無名英雄-DramaQueen電視迷
DramaQueen電視迷
Welcome to DramaQueen電視迷
    目前位置:
  1. 首頁
  2. 專題列表
  3. Netflix《流感來襲》預言武漢肺炎困境!紀錄片影集追蹤抗疫最前線、謳歌無名英雄

Netflix《流感來襲》預言武漢肺炎困境!紀錄片影集追蹤抗疫最前線、謳歌無名英雄

作者:香港01 2020-02-07

流感來襲》(Pandemic: How to Prevent an Outbreak)本來不具備熱播劇的特質,涉及公共衞生和防疫的題材本身就較為冷門,要拍得出彩也殊不容易,然而,Netflix這六集紀錄片影集終歸還是火了,成了「爆款」。

 

時機就是一切。不太早也不太遲,一切剛剛好。Netflix 於 1 月 22 日推出《流感來襲》,這個時間點的掌握或許連它自己也有點出乎意料。一方面,每年的流感季節在此時達到高峰;另一方面,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蔓延全國,乃至世界,在短短幾周的時間內,病毒已擴散至多個國家和地區,造成恐慌。


劇集推出後不久,網上出現了關於該劇的聳動標題—「今年春節,我建議循環播放這救命片」、「武漢遭遇的困境,都被它一一預言」,諸如此類。


事實上,該紀錄片既不旨在傳授疫情防護知識或解答坊間的各種謬誤,也沒有預言下一場大流行病(pandemic disease)將於何處爆發,它只是帶我們重溫了人類過去這一百年來所面臨的種種威脅,以及許許多多的無名英雄如何奮戰在抗疫第一線、如何默默耕耘和奉獻、如何為預防下一場流行病大爆發作準備。

 


流感病毒為何可怕?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紀錄片一開始便追溯了1918年那場可怕的大流行病(1918 influenza pandemic,又稱為西班牙大流感,因為當地疫情最嚴重),在為期近兩年的疫情期間,全世界範圍內約有5億人受感染,5,000萬人因此而喪生,死亡人數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七十年後,引發這次西班牙大流感的病毒株(H1N1)又以豬流感的形式出現,感染了近兩成世界人口;約在十年前,該病毒又捲土重來,在2009至2010年間造成20萬至30萬人死亡。


每次大流行病肆虐都為人類留下哀鴻遍野的死亡記憶。鏡頭隨即轉到了美國國際開發署新興威脅組(USAID Emerging Threats Unit)總監Dennis Carroll,他漫步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巴特勒郡的一片萬人塚上,這裏綠草如茵,一片寧靜,底下卻埋着當年因西班牙大流感而倒下的屍骨。


他望着地上連墓碑都欠奉的草地,語重心長地說:「這處墳場提醒了我們流行性感冒的嚴重毀滅性,這樣的慘劇並不會消失在歷史中。而當我們談到另一場流感大流行病,問題不在於會不會發生,而是何時發生。」(註:美國當年的死亡案例達67.5萬宗。)


更重要的是,沒有人知道,下一次擾亂人類社會的會是何種病毒,大流行病又將以怎樣的形式出現。科學研究表明,病毒只能在宿主細胞中繁殖,因此,包括人體在內的生物體都有可能成為病毒的存儲器。部份寄宿於雞、鴨、豬、牛等常見家禽和野生動物的病毒,又因為動物不會感染得病,得以進行跨物種傳播,從而影響人類,造成廣泛的禍害。以 SARS 為例,蝙蝠會把SARS病毒傳播給其他動物,再由其他動物傳染給人。

 


而且,病毒突變的速度之快,人類的免疫系統幾乎無法防禦,這正是未知病毒的可怕之處,也大大加重了人類社會防控疫情的困難程度。


相較於一百年前,人類社會的形態已大為不同,全球化壓縮了時間和空間上的距離,完備的基礎設施和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令人口流動的頻次增多、速度前所未有地加快,城市化令人群高度密集,發達的畜牧業讓大量牲畜擁擠在狹小的空間裡。凡此種種,都或多或少地加速並擴大了病毒的傳播和疫情的蔓延。


在劇中,節目組曾做過一個估算:以現時人口流動的水平,一個病毒兩周便可以攻陷一座大型城市,一個月就可以傳遍全國,兩個月就能感染全球。短暫息影之後,驚魂未定坐在沙發上,驚覺「魔幻超現實」的場景並不是發生在銀幕上,而在自己身邊!拿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速度與之對照,前者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假設中央政府沒有重手進行「封城」措施,後果不堪設想。


行醫救人的熱情


好在影片並沒有循着這個悲傷的論調展開敘事,讓人以為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事實上,《流感來襲》是以奮戰在全球各防疫前線的小人物的故事作為主軸,敘述他們在抗擊疫情的路上雖跌跌撞撞、傷痕纍纍,但仍抱一往無前的勇氣和熱情,進而探討人類在防控大流行病疫情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這種「大衛VS歌利亞」的故事類型,不管歌利亞是如何邪惡及巨大的病毒怪獸,大衛都將帶給觀眾希望之光。節目組找來了世界各地不同崗位的防疫英雄,透過他們的個體生命經驗,我們才了解到一個較為完整的防堵最前線畫面。他們當中,有些人做着高屋建瓴的工作,因應呼吸道疫情的爆發,負責協調城市中大大小小的醫療系統進行應對。